您的位置: 主页>>黄埔人物>>
我的抗战简史----段纯仁 【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8-08 11:07 点击: 次】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段纯仁/成都本校16期
 
   1937年7月7日“卢沟桥事变”爆发,8、9月,日军师团长板垣征四郎率领6、7万人,兵分三路向山西进军,很快突破了晋西军防线。为此,14军赶到山西,军长李默庵等在忻口组织了一场大规模阻击战。忻口防线为50华里,分左中右三个地区。卫立煌任前敌总指挥,中央地区第9军军长郝梦龄为指挥官,左翼由李默庵指挥,第10师属14军,师长由他自己兼任。
   当时,我还在太原省立一中高中上学,学校已停课。我和同学孙善、王用中、王执中三人投笔从戎,便到了14军10师政治部搞抗日宣传工作。具体是张贴抗日标语,唱抗日歌曲,挖战壕并动员群众卖粮给部队,我们在战壕里跑来跑去一点也不害怕。
   10月11日,日军集中二十多架飞机、50辆坦克,上百门大炮,以及步兵骑兵多次进攻。左翼战场是开阔地,适合敌人坦克横冲直撞。日军非常残酷,双方在战场上反复争夺,伤亡都有一两千人。敌人用坦克在平原上碾来碾去,我军战士整连整排迎面向前不退缩,尸骨被碾成粉碎。李军长很着急,为了对付坦克,想出了一个好打法:用玻璃瓶装上汽油和煤油,站在房顶上扔到坦克上面,再扔手榴弹,烧了好几辆坦克。我方战士们衣服都烧的破烂不堪、蓬头垢面。李军长亲自上前慰问说:“你们是铁军啊!”同时夜间又向敌人机场发动奇袭,切断了敌人的增援部队,烧了敌人24架飞机。忻口会战坚持23天,这次大战打死敌人36000多人,我国也伤亡50000余人,其中有第9军军长郝梦龄、54师师长刘家琪、独立旅旅长郑廷桢。忻口大战打出了国威,激励了全国抗战决心。后因形势发生变化,敌人可能前攻后击,我方主动退出战场,到中条山开展游击战,我们退到了山西安泽县。
   到安泽县群情激奋,集结600余人向西安进发,集体步行多日到达西安。恰遇武汉战士便组合在一起扩大抗日宣传活动。这时成都军校来西安招生,我们就集体考了黄埔军校16期3总队,接受学校军队训练和军事功课。每天紧张学习,一年多时间,因前方急需军事指挥人才,我们提前毕业。我被分配到了部队第10师当了少尉排长,一年后又被调回军校补训,又是一年多,调回部队到了参谋处工作。1944年部队开到广西桂林冷水滩,因军长失职受罚,部队调整我到铜仁县专员公署司令部搞文职工作。解放后,返回老家灵石延安村,为了生活带着妻儿到太原,于1950年8月参加考试,到山西省工业厅工作,直到82年退休。
   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,我被列为抗战老兵参加纪念活动。我怀念当年忻口战场的战友。敌人的凶残、战友们的不怕死与抛头颅洒热血保卫国土,终使抗战胜利国土完整,中国强壮列于世界之巅。烈士们,你们是光荣的,我们活着的人忘不了你们的功绩,安息吧!安息吧!
   我告诉我的孩子们,要记住你们是中华的儿女、炎黄的子孙,永远跟着党走复兴祖国的道路。


上一条:上一篇:叶剑英的军事教育思想 返回列表

邮编(PostCode):030000  邮箱:sxshpjxtxh@sina.com
晋ICP备07000647号 山西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版权所有